1. 北京小学成语网
  2. 古籍鉴赏
  3. 郦道元「水经注卷四」译文

郦道元「水经注卷四」译文

又往南流经河东郡北屈县西边,河水往南流经北屈县老城西边。城西四十里有风山,山上有个洞穴,大小有如车轮,洞中常有一股萧萧瑟瑟的风气吹个不停。当着劲风的出入之口,寸草不生;起风常常不定,因为这里是各方来风所经的门户的缘故。风山以西四十里,是河水

译文

  又往南流经河东郡北屈县西边,

  河水往南流经北屈县老城西边。城西四十里有风山,山上有个洞穴,大小有如车轮,洞中常有一股萧萧瑟瑟的风气吹个不停。当着劲风的出入之口,寸草不生;起风常常不定,因为这里是各方来风所经的门户的缘故。风山以西四十里,是河水南岸的孟门山。《 山海经》 说:孟门之山,山上多产金玉,山下多黄奎、涅石。《 淮南子》 说:龙门还没有开辟,吕梁还没有凿通,河水在孟门上面流出,大量漫溢以致倒流,没有丘陵高阜来阻挡水势,称为洪水。大禹加以疏通,叫做孟门。所以《 穆天子传》 说:北方登上孟门,这是九河的险坡。孟门就是龙门的上口,实在是大河上的巨险,又名孟门津。这里的岩石起初是大禹开凿,后来受到河水冲刷逐渐加宽,两岸极深,斜敬的崖壁互相撑持着,巨石岌岌可危,好像就要掉下来似的,却被挡住了。古人有句话说:水并不是石凿,却能穿透岩石,这话一点不错。河道中水流互相冲激,升腾起一片白茫茫的水沫;过往行人远远眺望,常感如有雾气沾湿衣裳,俯视深渊,令人心惊胆战。河里的水巨浪滔天,千丈飞瀑凌空直下,汹涌的洪涛狂冲怒突,像山一样腾涌而起,滚滚地直奔向下口。目睹这里的水势,才知道《 慎子》 所说的:河水直下龙门,挟带着飘浮在水上的竹子顺流而下,快得连驰马也追不上,确非虚言。又有燕完水注入,几个不同的源头合在一起,西流注入河水。河水又往南流,接纳了鲤鱼涧;沿着溪涧往东走,溪流尽头就是水源。《 尔雅》 说:缠鱼就是鳍鱼,出产于巩穴,三月间逆水而上,奋力_L 渡龙门,渡得过去就成了龙,渡不过去就在额上被点个点子回来。如果不是往来相会的地方,怎么就会有这样的名称呢?河水又往南流,羊求水注入。羊求水发源于羊求川,往西流过北屈县老城以南。夷吾曾逃奔到这里,这也就是王莽的联北。《 汲郡古文》 说:翟章去援救郑国,驻兵于南屈。应韵说:因为有个南屈,所以加北字,称为北屈。《 国语》 说:二五对献公说:蒲和南北二屈是您的领土。羊求水往西流,注入河水。河水又南流,就是采桑津。《 春秋》 :嘻公八年(前652 ) ,晋里克在采桑打败狄人,就是这地方。赤水发源于西北方罢谷川东边,称为赤石川,东流注入河水。河水又南流,与蒲水汇合。西边有两个源头,都出自同一座山间,往西河阴山县流出一一这里就是王莽的山宁。阴山东麓的南水,往东北流与长松水汇合。长松水发源于西方丹阳山的东麓,往东北流,向左边注入蒲水。蒲水又往东北流,与北溪汇合成一条溪流,往东北注入河水。河水又往南流,丹水发源于西南方的丹阳山,往东北流经冶官东边。冶官俗称丹阳城,城的近旁一还能找到当时冶炼遗下的铜。丹水往东北流,到白水口,这里有一条水发源于丹山东麓,往西北注入丹水。丹水又往东北注入河水。河水又往南流,有黑水在西方发源于丹山东麓,往东北注入河水。河水又往南流到愕谷。沿着山谷往东北走,到了溪涧的尽头,就是水源所出的地方,水往西南流,注入河水。河水又南流,洛水从猎山分出东支,往东南注入河水。从前魏文侯在洛阴建造馆舍,指的就是这条水。

  又往南流经皮氏县西边,

  皮氏县就是王莽的延平,旧城在龙门东南。河水是不可能远远流过皮氏县,然后才到龙门的。

  又往南流出龙门口,汾水从东边流来注人。

  从前大禹在积石山疏导河水,凿通梁山,说的就是这地方,也就是《 水经》 所说的龙门。《 魏土地记》 说:梁山以北有龙门山,是大禹所凿,通孟津河「J ,宽八卜步,今天岩上还留有凿痕。岸上有一座庙,庙前有三块石碑:两块碑上字迹都己剥蚀,不能再辨认了,还有一块是太和年间所立。《 竹书纪年》 载,晋昭公元年(前531 ) ,龙门河水发红长达三里。梁惠成王四年(前366 ) ,龙门河水发红接连三日。京房《 易妖占》 说:河水发红,小民怨恨。河水又南流,在右边汇合了畅谷水,水从溪涧往东南流过夏阳县西北,往东南注入河水。河水又往南流经梁山原东边,这片高地从山的东南延展到河边,是晋国祭山川的地方,位于冯诩夏阳县西北,濒临河上。梁山崩塌,堵塞了河道,河水三日不能流通。晋侯就这件事去间伯宗,就是这地方。《 春秋毁梁传》 说:成公五年(前586 ) ,梁山崩塌,堵塞了河水,三日不能流通。成公召唤伯尊,途中伯尊碰到一个拉车人不让路,就叫驾车人鞭打他。拉车人说:您急着赶路所以用鞭子打我,但走这条路却是远路。伯尊因而问他,拉车人说:君主亲自穿白衣,率领群臣去哭,水就会流通了。照他的话做,河水果然流通了。河水又南流,崛谷水注入。崛谷水发源于县城西北的梁山,往东南流,横溪水注入。横溪水发源于三累山,这座山积迭成三层,所以俗称三累山。按《 尔雅》 ,山成三层的是昆仑丘。难道这座山也是昆仑丘吗?山下水边有两个石室,大概是隐士住过的地方。细水东流,注入崛谷。溪边的山,南麓有石室,朝西有两个石室,朝北也有两个石室,都在边角处开窗,门户相连,就是所谓石室相通。东边侧室石上,还留有石柞石臼的痕迹,庭院里旧时屋宇所在之处,遗址还依稀可辨。北面险崖的石室上面,有一缕细流从石涧流下,足供饮用,看来像是隐居游息和讲学的地方。从前子夏在西河教授学生,也许就是这个地方,但却没有资料可以证实。溪水又往东南流过夏阳县老城北边,这就是旧时的少梁。秦惠文王十一年(前327 )玫为今名,也就是王莽的冀亭。溪水往东南注入河水。从前韩信袭击魏王豹,就是用木桶从这里渡河的。河水又南流,在右边汇合陶渠水。这条水发源于西北的梁山,往东南流,从汉阳太守殷济的学舍南边流过,这所学舍俗称子夏庙。陶水又往南流过高门南边,大概是由于丘冈塌了个缺口,所以高门之名就流传开来了’。又往东南流经华池南边。华池方圆三百六十步,在夏阳城西北四里左右。所以《 司马迁碑》 中这样说:高门华池,就在这里夏阳。现在高门东距华池三里。溪水又往东南流经夏阳县老城南。服虔说:夏阳是貌国的城,在太阳以东三十里。又流经高阳宫北边,又往东南流过司马子长墓北边。墓前有庙,庙前有碑。永嘉四年(310 ) ,汉阳太守殷济仰慕他的遗著,夸赞他的丰功伟绩,于是建造了石室,并立碑树表。《 太史公自叙》 说:我生在龙门。那末这里该是他坟墓所在的地方了。溪水往东南流,注入河水。从前魏文侯与吴起乘船顺流沿河而下,赞美河山的险固,就是在这地方。河水又南流,徐水注入。,徐水发源于西北的梁山,往东南流经汉武帝登仙宫东边,往东南流过强梁原。右岸流经刘仲城北边,这是汉高祖兄刘仲的封邑。所以徐广《 史记音义》 说:合卜阳是国名,高祖八年(前199 ) ,封给刘仲为侯。水往东南流过子夏陵北边,东流注入河水。河水又南流,从子夏石室东边流过,南北有两个石室,靠着河边崖岸,就是子夏的庙室。

  又往南流过汾阴县西边,

  河水东边傍着汾阴雄,汾阴县古城就在这座小丘旁边。汉高帝六年(前加1 ) ,把汾阴封给周昌,立为侯国。《 魏土地记》 说:河东郡以北八十里有汾阴城,北距汾水三里,城的西北角有座小山,叫服丘,山上有后土祠。《 封禅书》 说:元鼎四年(前116 )首先在汾阴堆修建后土祠。又有万岁宫,汉宣帝神爵元年(前61 ) ,在临万岁宫,东渡大河,神鱼在水上欢舞。从前赵简子就在这里把亲徽沉入水中,说道:我喜欢音乐和女色,你就卖力地为我罗致;我喜欢人才,但你在六年间却一个也没有给我推荐过。你这是助长我的过失,葬送我的优点!有识之士认为赵简子责骂得好。河水又流经部阳城东边,周威烈王十七年(前409 ) ,魏文侯攻打秦国,到了郑国,回头又在汾阴、合体阳筑城,说的就是此城。都阳是旧时萃的城邑,是太姐的封国。《 诗》 说:在都水之阳,在渭水之滨。又说:萃国有个好姑娘,贤慧正与长子配得上。就是指这地方。城北有淡水,南距二水各有好几里,往东流过城内,往东注入河水。城内一边还有一条浚水,往东南流出城外,注入河水。城南也有一条澳水,东流注入河水。南岸离城十五里,还有文母庙,庙前有碑。这条水就是都水,都阳县就是以水取名的。所以应动说:在都水之阳。河水又南流,澳水注入。漠水发源于汾阴县南四十里,县城西面离河三里。水源从平地喷涌而出,约莫如车轮那么大小,深不可测,俗称漠魁。古人拦河筑坝,蓄水成为阪塘,用以种稻。破塘东西二百步,南北百余步,与都阳的淡水把河水夹在中间。河中沙洲上又有一条淡水,都有地下水脉相通。所以吕忱说:按《 尔雅》 ,异源同流叫澳水。水往西南流经蒲坂西,往西注入河水。河水又往南流经陶城西边。舜在这里河滨制作陶器。皇甫士安认为舜制陶器是在定陶,不在这里,但陶城在蒲坂城以北,蒲坂城就是舜建都的地方,南离历山不远。不论耕作还是制陶,到处都可以,制陶何必非定陶不可呢?舜制陶的地方,这里也许就是一处。孟津又有陶河之称,大概就是由这里而来的。陶城南与蒲津关相望,汲家《 竹书纪年》 :魏襄王七年(前312 ) ,秦王来蒲坂关会见,四月,越王派公师隅来献游船始周及其他船只三百条,箭五百万支,还有犀角、象牙等物。

  又往南流过蒲坂县西边,

  《 地理志》 说:蒲坂县就是旧时的蒲,王莽改名为蒲城。应肋说:秦始皇到东方巡察,看见一道长长的山坡(坂),因此名为蒲坂。孟康说:晋文公以蒲来贿赂秦国,后来秦人又把它还给魏国,魏人很高兴,说:蒲又反回了,所以叫蒲反。薛攒注《 汉书》 ,说:《 秦世家》 以垣为蒲反,那末本来并非蒲的地方。皇甫谧说:这是舜建都的地方。有人说舜都蒲坂,也有人说,舜都平阳,后来迁到潘。现在城中还有舜庙。蒲坂是魏秦州刺史的治所,太和年间( 477 - 499 )迁都后,撤去秦州,设置河东郡,郡里流民杂户很多,称为移民。其中有个姓刘名堕的,一向善于酿酒,他汲取河水,酿成芳冽的美酒,悬绳制曲,到桑叶凋落时加水开酿,酒也因而得名了。但这种美酒颜色是白潦嚎的,就像淘米水一样,而芳香浓郁,又别有一种风味,与别的酒不同:如幽兰、如察香,飘飘拂拂,自有一种高雅的芳馨。选作贡品的地方土产,这是最上等的名酒了。上自王公,下至平民百姓,牵牵扯扯互相招引,常常说:索郎正等大家前去开怀一番呢!索郎就是落桑的交叉反切,尤其成为人们喜欢引证的妙语,文人学士的佳话了。郡南有历山,山上有观,叫历观,是舜耕种过的地方,有舜井,妨水和油水就发源在这里。南边的一条叫劝水,北边的叫纳水,往西流过历山脚下,山上有舜庙。周处《 风土记》 说:按旧时传说,舜葬于上虞。又记载:舜耕于历山。在始宁和刻县接境处,舜所耕的田在山下,那里柞树很多,吴越之间,称柞树为沥树,所以叫历山。我以为周处的《 风土记》 不近情理,存疑倒还可以,引它来印证史实那就不对了。怎能拿了树木的异名来迎合山名,牵强附会地引了大舜,就拿历山与广宁并比呢?这更不合志记本来的体例,违背实录的传统法则了。如以为历山、劝呐所指就是这里,那就是安然接受那种不符事实的说法了。《 尚书》 说:决定把两个女儿在劝呐下嫁。孔安国说:住在妨水内侧。王肃说:劝油是虞的地名。皇甫谧说:在劝水的水弯内娶了两个姑娘。马季长说:水流出处叫汕。照此看来,呐又不像是水名了。现在所见,是两条异源的水最后流到一起,滚滚西流注入河水。河水往南流经雷首山西边,山在河边,北距蒲坂三十里,就是《 尚书》 所说的壶口雷首。民间也称尧山,山上有座老城,世人又称尧城。阐胭说:蒲坂是尧的都城。按《 地理志》 说:县里有尧山和首山祠,雷首山在南边。有的事看来相似,实则不是同一回事;有的事看来不像,实则正好相同。远古的事,时隔千年,渺渺茫茫,已是很难弄得清了。河水又南流,谏水注入。谏水发源于河北县雷一首山,县北与蒲坂以山为界,山上有夷齐庙。阐胭《 十三州志》 说:雷首山,又名独头山,是伯夷叔齐隐居之地。山南有占墓。墓地上柏树郁郁苍苍,在山上密密丛丛地生长着,俗称夷齐墓。水往西南流,又叫雷水。《 穆天子传》 说:壬戌那天,天子来到雷首山,犬戎在雷首山边为天子摆酒劝饮,然后进献良马二一一四匹,天子派孔牙到雷水之滨去受献。从前赵盾在首。公打猎,在桑树荫下拿东西给祁弥明吃,就是在这地方。谏水又往一西南流,注入河水。《 春秋左传》 把这条水叫谏川,俗称阳安涧水。

  又往南流,到了华阴渔关,渭水从西方流来注人。

  汲郡《 竹书纪年》 说:晋惠公十五年(前636 ) ,秦穆公领兵护送公子重耳,从河曲涉水过河。《 春秋左氏传》 :禧公二十四年(前63年),秦伯接纳了他。到了河边,子犯把璧交给公子,说道:我随您巡行天下,罪状已经很多了,连我自己都知道,何况您呢!请您让我就在这里告辞吧暑公子说:我如不和舅父同心同德,有河神明鉴!说罢就在这里把璧投入河中。子推笑道:老天爷对公子开恩,子犯却自以为有功,我不愿和这样的人共事::于是就不告而去。河水流经船司空,与渭水汇合。《 汉书• 地理志》 :先前这是京兆尹的属县。左丘明《 国语》 说:华山本来是一座山,挡住了河水;河水到了这里就绕道流过。河神是个巨灵,手推脚踢,把山分成两半,现在华山岩上还留着他的掌痕称脚印。《 开山图》 说:有个巨灵名胡,独得大地创生万物的道术,能创造山川,开出江河,这就是所谓巨灵使出神力,昂首于灵山顶上。常常有些好事的人,特地到华山攀崖援壁,爬__ L 去看这些遗迹。从下庙穿过成行的翠柏南行十一里,向东转,再行走三里,就到中祠;又往西南行走五里,就是南祠,称为北君祠。要想登山的人,到了这里,就都要祈祷。从这里往南进谷七里,又有一座祠庙,称为石养父母,现在还留有石鬼和木牌位。又南行一里,到了天井。天井很小,只容得下一个人,里面是空的,回旋曲折地通到上面,高约六丈余;山上又有一道涓涓细流,向井中流下,也不大会把人沾湿,一L 山的人都要从这里攀登,此外更别无路径了。将出井时仰望天空,就像在室内朝着窗子望一样明亮。出了天井,往东南走了两里,沿着陡峭的山坡忽上忽下,走下山坡两里左右,又往东登上百丈崖,上落都要攀援着绳索或葛藤行走。往南攀登四里,山路通向石壁,沿石壁旁走了百余步,路又转向西南,又走了六里,到了一座神庙,叫胡越寺,神像的脸庞像个孩子。从庙南走过夹岭,山路宽仅三尺余,两边悬崖数万切,俯视深不见底;在庙里祭祀灵验时,就有云涌起与路相平,,人们才敢行走,但也还要扒着出岭挪动身子,慢慢地往前移行,所以世人把这条岭称为栩岭。过岭再走两里,就到山顶。山顶上方圆七里,有两道灵泉,一道叫蒲池,西流注入山涧;一道叫太上泉,东流注入涧下。上宫神庙接近东北角,庙中堆满了杂物,具体情况难以详述。从上宫往东北出去四百五十步,有屈岭,向着东南方遥望巨灵手掌痕迹,看到的只有巨崖和褚红色的石壁而已,都没有像山下仰望那么清楚。河水在关内往南流,冲(撞)击关山,所以州淹关。菠水就在这里注入河水。菠水发源于松果之山,往北流经通谷,人们也把它叫通谷水,往东北注入河水。这就是《 述征记》 里说的渔谷水。也有人说是依水名来取地名的。河水从渔关往东北流,水边有一条长长的堤道,称为黄巷坂。堤道在深涧旁,沿着这条堤道可上渔关去,所谓上溯黄巷渡水往渔关,就指这条堤道。往北出了东蜻,通称函谷关。深岸高入天际,空谷深邃幽远,润边的出路狭得放不下两辆车,号称天险。所以《 西京赋》 说:四处绝壁坚不可摧,地势险要易守难攻,正如人们所说,秦有以二当百的优势,因而并吞了诸侯。所以王元游说魄嚣:只要用一颗泥丸,在东端封住函谷关,纵使做不成皇帝,起码也足以称霸一方了。郭缘生《 述征记》 说:汉朝末年天下大乱,魏武帝征讨韩遂、马超,在这里会战。现在西边河岸上还有个曹公垒;路东平原_L ,据说是李典营地。义熙十三年(417 ) ,朝廷军队曾占领了这个营垒。《 西征记》 说:沿着弯弯曲曲的道路,进隘道走了六里,有一座旧城堡,周长百余步,北濒大河,南对高山,这是姚氏为防守峡谷而设的关。宋武帝入长安,檀道济、王镇恶或依山扎营,或平地筑垒,大大小小共有七座营盘,靠着大河天险据守。姚氏也占据着山地丘陵,遗迹今天还在。函谷关正北,隔河有一座层叠的山岭,巍然独自高耸,屹立在河水北岸,世人称为风陵,也就是戴延之所谓风琏。南岸河滨的姚氏营地,与晋军隔岸对峙。河水又往东北流,有玉涧水注入。玉涧水源出南方的玉溪,往北流经皇天原以西。《 开山图》 说:撞关东端,_匕面平坦宽广,方圆约一里余,三面峻峭如壁,高约一千切,汉时曾在上面祭天,称为皇天原。上面有汉武帝思子台。又往北流经阅乡城西边。《 郡国志》 说:弘农湖县有间乡,世人称此水为阅乡水。闻乡城就是魏尚书仆射I4J 乡侯河东卫伯儒的封邑。涧水北流注入河水。河水又往东流经IQJ 乡城北边,往东流与全鸿涧水汇合。涧水发源于南山,往北流过皇天原东边。《 述征记》 说:全节是个地名。全节西边地名桃原,是古时的桃林,周武王攻下殷商时,曾在这里放牛。《 西征赋》 说:都以桃原之名来验证。《 晋太康地记》 说:桃林在阅乡南谷之中。涧水义北流注入河水。又往东流过河北县南边,

  河北县与湖县以河水为分界。萝水发源于襄山寥谷,往西南注入河水。河水又东流,永乐涧水注入。涧水发源于薄山,往南流经河北县旧城西边,这里是旧时的魏国。晋献公灭魏,把这地方封给毕万。卜僵说:魏这名字气派很大,毕万的后代大概会很昌盛的吧。后来设立为县,因为地理位置在河水以北,所以叫河北县。现在城的西、南两面,离大河都有二十余里,北面离首山十来里,地处河山之间,地万狭窄,所以《 魏风》 有《 十亩》 这首诗。城内有龙泉,南流出城,又往南,水就枯竭断流了、永乐溪水又往南流,注入河水。我按《 中山经》 ,这就是渠猪之水。太史公《 封禅书》 说:华山以西有七座大山,薄山就是其中之一。薄山就是襄山。徐广说:蒲坂县有襄山。《 山海经》 说:蒲山开头第一座叫甘枣之山,共水就发源在那里,西流注入河水;东边是渠猪之山,渠猪之水就发源在那里,南流注入河水。如果依《 封禅书》 的说法,这两条水是不会往西南注入河水的。现在考察萝水的流向,是与共水相靠近的。永乐溪水从源头流出,注入河水,又与渠猪水流向相一致。蒲山是个总名,与襄山也没有什么不同。所以扬雄《 河东赋》 说:河神受了惊动,手推华山,脚蹬襄山。《 注》 说:襄山在渔关以北十余里。照此推断起来,可知襄山在蒲坂,溪水就是渠猪之水了。河水从河北城南边往东流经苗城。两城中间有段干木墓。段干木是晋国的贤人,魏文侯经过他门前时,总要向他的小屋致敬,真所谓德行千秋万代受人尊敬,令名百世流芳了。汲家《 竹书纪年》 说:晋武公元年,主掌一军。苗人入侵京师,苟人、董伯都反叛了。不但大荔从前是茵族的国家,这里也有苗人的。《 纪年》 又说:晋武公七年,丙伯万的母亲丙姜放逐了他,他就出奔到魏国。八年,周和拢的军队包围了魏国,俘虏苗伯万向东而去。九年,戎人在郊外迎接苗伯万。此城或许也是苗伯原来的领地。河水在右边汇合了架润水。架涧水发源于湖县的夸父山,往北流经汉武帝思子宫、归来望思台东边,又北流注入河水。河水又往东流经湖县老城北边,从前范叔入关,就在这里遇见攘侯。湖水发源于桃林塞的夸父山,方圆三百切。周武王伐封,天下平定后,就去巡游名山大川,在华山南麓放马归山,在桃林放牛于野,说的就是这地方。林中野马很多,造父曾在这里得到弊骆、绿耳、盗骊等良马,献给周穆王,穆王叫他驾车去见西王母。湖水又往北流经湖县东边,然后北流注入河水。《 魏土地记》 说:弘农湖县有轩辕黄帝升天成仙的地方。黄帝开采了首山的铜,在荆山一1 ' ’铸鼎,有一条龙把长须(胡)搁在鼎上,黄帝骑上龙背,跟着他爬上去的有七十人,全都飞升上天了。所以把这地方称为鼎胡。荆山在冯诩,首山在蒲坂,与湖县相接。《 晋书• 地道记》 、《 太康记》 都称为胡县。汉武帝把胡字改为湖字。按民间传说,黄帝是从这里骑龙升天的。《 地理志》 说:京兆湖县有周天子的祠庙两座,所以叫胡,却没有提及黄帝登龙背的事。《 山海经》 说:西边九十里有一座山,叫夸父之山,山上树木大部分是棕、楠之类,箭竹也很多。山南多玉,山北多铁,北边有一片树林,名叫桃林,林中多马,湖水就发源在那里,北流注入河水。所以《 三秦记》 说:桃林塞在长安以东四百里。如果有兵马经过,纪律好的就在华山牧马,在林下休息;破坏捣乱的就决堤放水,引起河流泛滥,人马都不能通行。河水又东流,与柏谷水汇合。柏谷水发源于弘农县南的石堤山。山下有石堤祠,碑文上刻道:魏甘露四年(25 的,散骑常侍、征南将军、豫州刺史兼弘农太守、南平公修建。水往北流经亭下。晋国公子重耳流亡,到柏谷时,想卜一下看看,究竟是去齐国还是楚国。狐堰说:不如去翟为好。汉武帝曾微服出行,到了此亭,厚赠亭长的妻子。所以潘岳《 西征赋》 说:亭长在柏谷对客人据傲无理,他妻子见客人相貌不凡献食款待,就指此亭。谷水又北流,注入河水。河水又东流,在右边汇合了门水。门水就是洛水的支流。洛水从上洛县往东北流,在拒阳城西北分为两条,支渠往东北分出,就是门水。门水又往东北流经阳华之山,就是《 山海经》 所谓门水发源的那座阳华之山。又往东北流入峡谷,称为鸿关水。鸿关水东边有城,就是关亭。水西有个城堡,叫鸿关堡,世人都说这是刘邦项羽划分疆界的地方,其实不是。我按上洛有鸿肪围池,这条水一路流注入池,所以叫鸿肿涧,鸿关之名就是由此而来的。门水又往东北流经邑川,有两条水注入。左边那条发源于阳华山的北麓,往东北流经盛墙亭西边,往东北流与右边那条汇合。这条水发源于阳华山南麓,往东北流经盛墙亭东边,往东北与左边那条水汇合。《 山海经》 说:绪姑之水发源于阳华山北麓,往东北流,注入门水。说的就是这条水。又往东北流,烛水注入。烛水有两个源头,左边一条发源于南方的衙岭,世人叫石城山,往东北流经石城西边,往东北流与右边那条水汇合;右边那条发源于石城山,往东北流经石城东边,往东北注入左边那条水。((地理志》 说:烛水发源于衙岭下谷。《 开山图》 说:衙山在函谷山西南。这条水乱流往东注入绪姑之水,两条水也就都可通称了。水从山涧往东北流,出山处叫开方口;水边有一座土丘,叫方伯堆。宋奋武将军鲁方平、建武将军薛安都等,与建威将军柳元景引兵北上,驻扎在方伯堆,说的就是这里。小丘上有城,就是鲁方平所筑。又往东北流经邑川城南边,城在函谷关南七里,就是汉朝封给窦门的采邑,也叫窦门城;水因人而得名,也就叫窦门水了。又往东北流,田渠水注入。田渠水发源于衙山的白石谷,往东北流经故丘亭东边,薛安都部队来此时筑了这座城。水又流经鹿蹄山西边,山石上有鹿蹄痕迹,全是天然形成,并非人工所凿。水经田渠川,称为田渠水,往西北流,注入烛水。烛水又往北流,注入门水,左右两岸就是函谷山。门水又往北流经弘农县旧城东边,这就是从前函谷关校尉的治所,终军就在这里丢掉关吏给他的入关凭证。燕太子丹和孟尝君也以义气感动门客,在关下作鸡鸣,可说心思用得深足以感人,坚定的志向难以动摇了。从前老子从西方入关,尹喜曾在这里望气。所以赵至《 与秘茂齐书》 说:李老来到秦国,到关前时啃然叹息。也有人说这句话出自《 与秘叔夜书》 ,又说这是关尹望气之所。众说纷纭,不知如何定论。汉武帝元鼎四年(前113 ) ,把关迁到新安县,而以老关为弘农县及弘农郡的治所。王莽改名为右队。刘桓公当郡守时,老虎都跟着他渡河,光武帝知道后很称赞他。水沿城边北流,注入河水。河水到了这里,有个地方叫厦津。据传说,汉武帝微服出行到柏谷,受到窦门的羞辱,又感谢窦门妻子慧眼识英雄,备酌款待他,回皇宫后,就给她丰厚的赏赐,并把津渡赐给他们,让他们靠收取渡钱谋生,就是现在的窦津。所以潘岳《 西征赋》 说:给那妇人的报酬已太过分,怎能又给她丈夫滥加封官?袁豹等人也都以为这话说得很对。我到河的南岸看见水滨有个渡口,名叫湮津。河北县有涅水,南流注入河水。河水上早就已有泣津的地名,并不是从窦门才有,大概因为事情相类,地名又相同,所以作者把两件事扯到一块了。《 竹书穆天子传》 说:天子从育转到泣水北岸歇宿,丁亥那天到了南郑。考证他足迹所经的地方,路线正好经过这个渡口。照此推断起来,可知地名并非因窦门而来的。民间也有称为堰乡涧水的。河水又往东流,在左边汇合了一条水,这条水有两个源头,都是从薄山流出,南流汇合成一条川流。两水中间的平原世人称为闲原,说是虞、茵两国曾争夺过这片田地,关于这一点却不大清楚。水又南流,注入河水。河水右边,曹水注入。曹水发源于南山,往北流过曹阳亭西边。陈涉派周章攻入秦境,少府章邯就在这里杀了他。魏武帝改地名为好阳。《 晋书• 地道记》 说:亭在弘农县东十三里。水往西北流,注入河水。河水又东流,苗水注入。蓄水发源于常柔之山,往西北流经曲沃城南边,又转弯流经城西,往西北注入河水。各注家都说曲沃在北边,这里并非曲沃。魏司徒崔浩以为曲沃是地名。我按《 春秋》 :文公十三年(前614 ) ,晋侯派詹嘉去守卫桃林之塞,驻在这里防备秦国。当时因为曲沃的官员守卫这地方,所以曲沃这地名就从古流传至今了。河水又东流,接纳了七里涧,因为涧水在陕城西七里,所以叫七里涧。涧水从南山与河水相通,也叫曹阳沉。所以潘岳《 西征赋》 说:在漫读之口行路,在曹阳之墟歇息。袁豹、崔浩也不否定这地方。我按《 汉书》 ,从前汉献帝因受流寇所逼,逃往东方,李催、郭把追到了弘农涧,皇帝就在曹阳露宿。杨奉、董承表面上装做与李催和好,暗地里却带了白波军李乐等来打败李催,皇帝的车马才能前进。但他们重新又打回来,杨奉等大败,一路行军,队伍稀稀拉拉拖了四十余里,才到陕地。由此推断起来,似乎不是曹阳了。但据《 山海经》 来探究,蓄、曹两字形似,说不定是有曹阳这地名的。河水又东流与淮水汇合。憔水发源于常柔之山,民间叫干山,大概是时代先后不同的异名。山在陕城以南八十里,水有两个源头,一同注入一处深谷,然后往西北流,注入河水。

  又往东流过陕县北边,

  聚水发源于聚山,往西北流。又有崖水发源于南山北谷,流经崖峡,北流与干山之水汇合。干山之水发源于干山东谷,两水_汇合注入崖水,又往东北注入聚水,北流出谷称为漫涧。涧水与安阳溪水汇合。安阳溪水发源于石蜻南边,往西流经安阳城南边。汉昭帝把安阳封给上官梁,立为侯国,就是潘岳说的:我前往安阳。安阳溪水东流与漫涧水汇合,北岸有个旅舍,叫漫口客舍。又往西流经陕县老城南边,又汇合了一条水,叫读谷水,发源于南方的近溪,北流注入秦水。真水又往西北流经陕城西边,往西北注入河水。河水北与茅城相对,就是旧时的茅亭,是茅戎的城邑。《 公羊传》 说:晋在大阳打败他们。渡口也依此取名。《 春秋》 :文公三年(前624 ) ,秦伯攻打晋国,从茅津渡河,在蜡山秦军埋尸处封土后退回。东边有咸阳涧水注入。涧水发源于北虞山,南流到陕津注入河水,河南就是陕城。从前周公、召公分地,以此城作为东西的分界。东城就是藐邑的上阳,貌仲建都的地方叫南貌,是三貌之一。大城之内还有小城,是旧时焦国的国治,周武王把神农氏的后裔封在这里。王莽改名为黄眉。戴延之说:陕城南倚山地,北濒黄河,瀑布下泻百余初,身临崖岸时,人们都不禁会胆战心惊。河水从西北边流过,有大片水浪腾涌,宽广达数十丈,看来水下藏着什么东西。父老们说:这是铜人沉没的地方。又说:石虎载了石经也沉在这里。因为这两件东西都在水下,所以流到这里水就涌起了,不知确否。有人说:铜人发髻常常露出水面,无论水涨水退,始终都与水平;晋军要来时,发髻就不再露出来了。现在只见这里的水有点特别,哗哗发响,几里外都能听到。按秦始皇二十六年(前221 ) ,在临挑出现十二个长狄,身长五丈余,认为这是吉兆,予是仿着他们的样子铸了十二尊铜人。铜人每尊重二十四万斤,把它们安置在宫门前,称为金狄;并在它们胸前刻字:皇帝二十六年,初次兼并天下各国,设立郡县,制定法律,统一度量衡,于是巨人出现于临挑,身长五丈,脚长六尺。这是李斯的手笔。卫恒《 叙篆》 说:秦国李斯,以擅长篆书著称,各处山上的石碑及铜人铭文,都是李斯所写。汉时把铜人从阿房宫迁到未央宫前,俗称翁仲。地皇二年(21 ) ,王莽梦见铜人哭泣,心里很感厌恶,读铜人铭文中有皇帝初次兼并天下之句,就派尚方工人凿去梦中所见铜人胸上的铭文。后来董卓毁掉九个铜人,铸成钱币,还留下三个,魏明帝想把它们运到洛阳去,但太重了,搬也搬不动,到了霸水西岸就停下来了。《 汉晋春秋》 说:有人说铜人哭泣,所以把它们留下来。石虎把它们搬到邺宫,符坚又把它们搬到长安,熔掉两个铜人,铸成钱币,另一个还没有运到,国内发生动乱,百姓把铜人推到陕北河里,于是铜人就一个也不留了。我想一条大河,不会因细梗而受阻,滔滔巨浪不会因微物而不流的。这条水之所以波涛汹涌,大概是因《 史记》 所说,魏文侯二十六年(前420 )貌山崩塌,阻塞了河水之故。献帝东迁,天晚时偷渡,从人和兵卒从高岸坠下,争先恐后地攀着船舷往船上爬,被砍下的手指多得可以用手捧。这件事也发生在这地方。

  又往东流过大阳县南边,

  交涧水发源于吴山,往东南注入河水。河水又东流,路涧水也发源于吴山,往东流经大阳城西边,往西南流,注入河水。河水又往东流经大阳县}昌城南边。《 竹书纪年》 说:晋献公十九年(前658 ) ,献公与虞军会师,攻打镜国,攻下了下阳。貌公酸逃到卫国,献公命令瑕父吕甥建都于藐都。《 地理志》 说:这就是北貌,那里有天子的宗庙。王莽改名为勤田。应肋《 地理风俗记》 说:城在大河以北。河水又东流,沙涧水注入。沙涧水发源于北方的虞山,往东南流经傅岩,流过傅说隐居的石室前面,民间把石室称为圣人窟。孔安国《 传》 说:傅说在虞、貌之间隐居,指的就是这里。傅岩东北十余里,就是巅转坂。《 春秋左传》 所说的从巅转进入,就指这地方。东、西两边有绝涧,左右是幽深的空谷,中间筑成一条贯通南北的道路,叫转桥。傅说隐居在这里当佣工,殷高宗寻求梦中所见的圣人,终于在这里得到了他。桥的东北边有虞原,原上路东有虞城,尧把女儿许配给舜,一F 嫁到虞,就是这地方。周武王把这里封给太伯的后裔虞仲,称为虞公。这就是《 晋太康地记》 所说的北虞。城东有山,世人称为五家家,墓上有虞公庙。《 春秋毁梁传》 说:晋献公准备去打貌国,荀息说:您为什么不拿屈产的马、垂棘的璧去向虞国借路呢?献公说:这是晋国的国宝呀!荀息说:那只不过是从中央府库里拿出来放到外边府库罢了。献公听了他,待到并吞了歌国,灭亡了虞国,于是又牵了马、捧了璧回来。璧还是老样子,但马的牙齿却增长了。正像宫之奇所说的,虞、藐两国互相依存,唇亡齿寒,貌国一亡,虞国也灭了。虞城北边面对一道长长的山坡,绵延二十来里,称为虞坂。戴延之说:从上到下,七座山岭层层相叠。《 战国策》 说:从前有一匹雄骏的千里马拉着盐车在虞坂上坡,背上套着车辕却迟迟不能前进,这里大概就是骏马受困的地点了。桥东北边的山溪里,有一派细流经西南注入沙涧,乱流奔泻过大阳城东边,这是河北郡的治所。沙涧水南流注入河水。河水又往东流,在左边与积石溪和土柱溪汇合。二溪都发源于北方的大阳之山,南流注入河水。这座山也通称薄山。所以《 穆天子传》 说:天子从簸出发,到己丑那天,往南攀登薄山育转的山坡,在虞城住宿。

  又往东流过砒柱之间,

  砒柱是山名。从前大禹治水,凡有山陵阻挡洪水的,就都凿掉,在这里也开山以疏通河水。河水分道流泄,在山的两边流过,把山夹在中间,看去就像一支水中的石柱,所以叫砒柱。水路开了个大岔口,河水疏导分谁,以形状来命名,于是也称为三门。山在藐城东北、大阳城以东。《 搜神记》 说,齐景公在江沈之河渡水,有巨尾张口衔了左边那匹拉车的马,没入水中,众人都大惊失色、古冶子于是拔剑下水追踪它,斜行了五里,又逆行了三里,到了砒柱下面,一看原来是一只巨尾。他斩了巨尾,左手提着尾头,右臂挟着那匹马,身轻如燕如鹊,矫捷地腾跃而出,仰天大叫,震得河水倒流了三百步,岸上看的人都以为是河伯。江沈也有写作江玩的,如果是因地命名的话,就应当在蜀和长沙了。按《 春秋》 ,这两个地区齐景公都没到过,那末古冶子也无从施展他的神勇了。刘向为《 晏子春秋》 作序,说古冶子曾讲过这样的话:我曾在河水过渡,巨奄衔住左边那匹拉车的马,钻进砒柱的急流。这时我就追踪下水杀了它,一看原来是一只巨奄。他没有说在江沉,又查阅司马迁的《 史记》 ,说是景公十二年(前536 ) ,景公会见晋平公;十八年(前.530 ) ,又会见晋昭公。一路上车马旋旗浩浩荡荡地前进,路经这个渡口。在砒柱追逐巨尾的事也许就发生在这里。又说:在场观看的人,以为这是河伯。这记载比说在江沉要好得多了。河伯本来就不是江神,可知记载中的地点是河水。河水右边有蜻水注入。蜻水发源于河南的盘蜻山,往西北流,水上有桥,俗称鸭桥;经山涧往东北流,与石晴水汇合。石蜻水发源于石蜻山,此山有两座丘陵:南陵有夏后皋的坟墓,北陵是文王避风雨的地方。说是山路曲折幽深,峰峦与丘冈夹峙荫蔽,所以可避风雨。秦准备袭击郑国,赛叔进谏而穆公不纳。赛叔为他的儿子哀哭,说:我看着他出去,不会再见他回来了!晋人一定会在睛山抵抗的,我在那儿给你收尸吧!孟明果然大败,秦军在这里覆没。蜻水又北流,左边汇合了西水,乱流注入河水。河水又东流,千蜻之水注入。这条水发源于南方的千蜡之山,往北流,弯弯曲曲地穿过两条古道。汉建安年间(196 一220 ) ,曹操西征巴郡、汉中,因怕南路太险,所以在北边另开了一条路,此后往来旅人大都走这条路了。现在山边靠近路旁有石碑,碑文说:晋太康三年( 282 ) ,弘农太守梁柳修复旧道。太晴以东,西蜻以西,分明不止一座蜻山。西边有两块岩石,又往南五十步,溪边有《 恬漠先生翼神碑》 ,这位恬漠先生大概曾在山里隐居过。水往北流,注入河水。河水两岸都是山,峰峦巍然高耸,群山翠色重重,上接云霄。郑玄按《 地说》 :河水东流,穿过砒柱,冲激着阻碍水流的礁石。今天所谓的砒柱,大概就是这些礁石了。砒柱应当在西河,不大清楚。我认为,郑玄说得不对,西河并没有相当的山。从砒柱以下,五户滩以上,其间流程一百二十里,河中礁石参差屹立,势与岸上陆地相连,大概也是大禹开凿过疏通河水的,想来就是所谓阻碍水流的礁石了。这里的山虽然开凿过,但仍梗塞着湍急的河水;巨浪冲激礁石,腾起一片云雾,汹涌的旋涡狂奔怒溢。这一段共有十九处礁滩,水流又快又急,形势与三峡相似,触礁破船,自古以来就使人畏惧。汉鸿嘉四年(17 ) ,杨焉说:从河中上行或下行,苦于砒柱太狭,可把它凿宽一些。成帝于是就叫杨焉负责开凿,但刚,凿到水面以下,就凿不下去了,水流反而更加湍急凶猛,危害比往常更大。魏景初二年(238 )二月,明帝派都督沙丘部、监运谏议大夫寇慈,率领五千人常年进行治理,清除河道中的阻塞。晋泰始三年(267 )正月,武帝派监运大中大夫赵国、都匠中郎将河东乐世,率领工人五千余去治理河中险滩。这件事见于《 五户祠铭》 。以后虽然世世代代都要加工治理,但水流还是奔腾澎湃,波涛汹涌,商船到了这里,很少不望险踌躇,深感渡河的艰难的,所以有多峡多滩的老话。五户是滩名,那里有一座神庙,通称五户将军,也不知是怎么来的。

  又往东流过平阴县北边,清水从西北流来注人。

  清水发源于清廉山的西岭,世人也叫清营山。水往东南流出山峡,山峡左边有城,是古代驻防的关隘。清水流过关南,往东流经皋落城北边。服虔说:这是赤狄的都城。世人叫它倚毫城,大概是因为读音相近,辗转失实的结果。《 春秋左传》 说:晋侯派遣太子申生去攻打东山皋落氏,指的就是这里。清水与倚毫川水汇合,倚毫川水发源于北山矿谷,往东南流,注入清水。清水又往东流经清廉城南边,又往东南流,在右边汇合南溪水。南溪水发源于南山,往东流入清水。清水又东流,与干枣涧水汇合。涧水发源于石人岭脚下,往南流,俗称扶苏水,又往南流过奸苗以北的马头山,也叫白水原,往西南流经垣县老城北边。《 史记》 :魏武侯二年(前394 ) ,在安邑、至垣筑城,说的就是垣县。水往西南流,注入清水。这条涧水呈乳白色,起初与清水汇合时,一边水白,一边水蓝,水色截然不同。清水又往东南流经阳壶城东边,就是垣县的壶丘亭。晋把宋的五位大夫迁到那里居住。清水又往东南流,注入河水。河水又东流,与教水汇合。教水发源于垣县以北的教山,往南流经辅山。山高三十里左右,山上有水源,不知有多深;山顶周围五六里,草木稀少。《 山海经》 说:孟门东南有平山,水就发源于山上,潜流到山下。辅山又在王屋山近旁,想来可能就是平山。水往南流经鼓钟上峡,成为一道高达五丈的瀑布,倾泻入深渊中。两岸高峭极了,巍然直上,陡峻如壁;断崖凌空高举,高达百余丈。峰岭上青松罗列,岩壁上赤石高悬,其间参差错落地长着些苍翠的柏树,互相映衬,色彩鲜丽分明,望去就像图画一般。山涧宽约十来步,往南流经鼓钟川,分成两条。一条往西北流,一百六十里左右的流程间,高山深谷东回西转,山径崎岖,只能通过单人独马。现在闻喜县东北的谷口,还留有乾河里老沟,但今天已不再有水了。另一条流经冶官西边,世人称为鼓钟城,城旁还可以捡到当时留下的铜屑和铜钱。城西山冈下有一股大泉水,西流注入山涧,与教水汇合,潜入岩下,南流到下峡。《 山海经》 说:鼓钟之山,神抵帝台在这里邀请诸神饮宴,指的就是此山。水从地下重又冒出地面,往南流到西马头山,东流为山坡所阻,又潜入地下,往南流了十余里,重又冒出。此水又称伏流水,南流注入河水。《 山海经》 说:教山是教水的发源地,南流注入河水。这条水冬季枯涸,夏季才有水流通,实际上是一条枯水河,现在世人还把它叫干涧。河水又与吵水汇合。吵水发源于新安县青要山,现在称为疆山。水往北流,注入河水。《 山海经》 说:青要山是珍水的发源地,说的就是这条水。河水又东流,正回之水注入。这条水发源于骤山,是疆山东边的丘陵。水往东流,民间称为疆川水,与石瓜畴川汇合。这条水发源于西北的石涧中,往东南流,注入疆川水。疆川水又往东流经疆冶铁官东边,往东北流,注入河水。河水又东流,汇合了庸庸之水。这条水发源于河东垣县的宜苏山,俗称长泉水。《 山海经》 说:水里有很多黄色的贝类,是伊、洛二水的门户。水往北流,分成两条:一条北流注入河水,一条又往东北流,注入河水。河水又往东流经平阴县北边。《 地理风俗记》 说:河南平阴县,从前是晋阴的地方,阴戎就定居在这里。又说:位于平城以南,所以叫平阴。这是三老董公向高祖进言的地方,陆机所谓白发满头的董史,在我们平阴出谋划策,就是指这里。魏文帝把它改名为河阴。河水又与潇水汇合。漫水发源于垣县王屋山西边的海溪,在两山之间往东南流经一处老城,就是爆关。汉光武帝建武二年(26 ) ,派司空王梁去北方驻守爆关、天井关,攻击赤眉军的别校,逼使他们都投降了。献帝从陕北渡河到安邑,往东出了潇关,说的就是此关。爆水往西转弯流经关城南边,流过积关南边,又流经苗亭西边。苗亭就是周朝时的苗邑,又东流注入河水。《 水经》 却说是清水,不对,那实际上是涤水。

  又往东流到邓城。

  邓城在洛阳西北四十二里,就是旧时的邓乡。

水经注简介

  《水经注》是南北朝时期北魏郦道元的著作。从书名来看,此书是另一种叫做《水经》的书作《注》。事情的确如此,三国时期的一位已经不知名的作者写了一本名叫《水经》的书,内容非常简略,全书只有八千二百多字,每一条写在此书上的河流,都是公式化的:发源、简单的流程、入海,或在何处汇入另一条大河。全书《注》文超过《经》文二十多倍。《水经注》是一部三十多万的巨构,是一部独立的古典名著。

水经注·卷四原文

  又南过河东北屈县西,河水南径北屈县故城西,西四十里有风山,上有穴如轮,风气萧瑟,习常不止,当其冲飘也,略无生草,盖常不定,众风之门故也。风山西四十里,河南孟门山。《山海经》曰:孟门之山,其上多金玉,其下多黄垩、涅石。《淮南子》曰:龙门未辟,吕梁未凿,河出孟门之上,大溢逆流,无有丘陵,高阜灭之,名曰洪水。大禹疏通,谓之孟门。故《穆天子传》曰:北登孟门,九河之隥。孟门,即龙门之上口也,实为河之巨阨,兼孟门津之名矣。此石经始禹凿,河中漱广,夹岸崇深,倾崖返捍,巨石临危,若坠复倚。古之人有言,水非石凿,而能入石,信哉!其中水流交冲,素气云浮,往来遥观者,常若雾露沾人,窥深悸魄。其水尚崩浪万寻,悬流千丈,浑洪赑怒,鼓若山腾,浚彼颓叠,迄于下口。方知慎子下龙门,流浮竹,非驷马之追也。又有燕完水注之,异源合舍,西流注河。河水又南得鲤鱼,历涧东入,穷溪首便其源也。《尔雅》曰:鳝,鲔也。出巩穴,三月则上渡龙门,得渡为龙矣,否则,点额而还。非夫往还之会,何能便有兹称乎?河水又南,羊求水入焉。水东出羊求川,西径北屈县故城南。城,即夷吾所奔邑也,王莽之朕北也。《汲郡古文》曰:翟章救郑,次于南屈。应劭曰:有南,故加北。《国语》曰:二五言于献公曰:蒲与二屈,君之疆也。其水西流,注于河。河又南为采桑津。《春秋》僖公八年,晋里克败狄于采桑是也。赤水出西北罢谷川东,谓之赤石川,东入于河。河水又南合蒲水。西则两源并发,俱导一山,出西河阴山县,王莽之山宁也。阴山东麓,南水东北与长松水合,水西出丹阳山东,东北流,左入蒲水,蒲水又东北与北溪会,同为一川,东北注河。河水又南,丹水西南出丹阳山,东北径冶官东。俗谓之丹阳城,城之左右,犹有遗铜矣。其水东北会白水口,水出丹山东,而西北注之,丹水又东北入河。河水又南,黑水西出丹山东,而东北入于河。河水又南至崿谷,傍谷东北穷涧,水源所导也,西南流注于河。河水又南,洛水自猎山枝分东派,东南注于河。昔魏文侯筑馆洛阴,指谓是水也。

  又南过皮氏县西,皮氏县,王莽之延平也,故城在龙门东南,不得延径皮氏,方届龙门也。又南出龙门口,汾水从东来注之。

  昔者大禹导河积石,疏决梁山,谓斯处也。即《经》所谓龙门矣。《魏土地记》曰:梁山北有龙门山,大禹所凿,通孟津河口,广八十步,岩际镌迹,遗功尚存。岸上并有庙祠,祠前有石碑三所,二碑文字紊灭,不可复识,一碑是太和中立。《竹书纪年》,晋昭公元年,河赤于龙门三里。梁惠成王四年,河水赤于龙门三日。京房《易妖占》曰:河水赤,下民恨。河水又南,右合畅谷水,水自溪东南流,径夏阳县西北,东南注于河。河水又南径梁山原东。原自山东南出至河,晋之望也,在冯翊夏阳县之西北,临于河上。山崩,壅河三日不流,晋侯以问伯宗,即是处也。《春秋谷梁传》曰:成公五年,梁山崩,遏河水,三日不流。召伯尊遇辇者不避,使车右鞭之。辇者曰:所以鞭我者,其取道远矣。伯尊因问之,辇者曰:君亲缟素,率群臣哭之,斯流矣。如其言而河流。河水又南,崿谷水注之,水出县西北梁山,东南流,横溪水注之。水出三累山,其山层密三成,故俗以三累名山。案《尔雅》,山三成为昆仑丘。斯山岂亦昆仑丘乎?山下水际,有二石室,盖隐者之故居矣。细水东流,注于崿谷。侧溪山南有石室,西面有两石室,北面有二石室,皆因阿结牖,连扃接闼,所谓石室相距也。东厢石上,犹传杵臼之迹,庭中亦有旧宇处,尚仿佛前基;北坎室上,有微涓石溜,丰周瓢饮,似是栖游隐学之所。昔子夏教授西河,疑即此也,而无以辨之。溪水又东南径夏阳县故城北,故少梁也。秦惠文王十一年,更从今名矣。王莽之冀亭也。其水东南注于河。昔韩信之袭魏王豹也,以木罂自此渡。河水又南,右合陶渠水,水出西北梁山,东南流径汉阳太守殷济精庐南,俗谓之子夏庙。陶水又南径高门南,盖层阜堕缺,故流高门之称矣。又东南径华池南。池方三百六十步,在夏阳城西北四里许。故司马迁《碑文》云:高门华池,在兹夏阳。今高门东去华池三里。溪水又东南径夏阳县故城南。服虔曰:夏阳,虢邑也,在太阳东三十里。又历高阳宫北,又东南径司马子长墓北。墓前有庙,庙前有碑。永嘉四年,汉阳太守殷济瞻仰遗文,大其功德,遂建石室,立碑树桓。《太史公自叙》曰:迁生于龙门。是其坟墟所在矣。溪水东南流入河。昔魏文侯与吴起浮河而下,美河山之固,即于此也。河水又南,徐水注之。水出西北梁山,东南流径汉武帝登仙宫东,东南流,绝强梁原。右径刘仲城北,是汉祖兄刘仲之封邑也。故徐广《史记音义》曰:阳,国名也,高祖八年,侯刘仲是也。其水东南径子夏陵北,东入河。河水又南径子夏石室东,南北有二石室,临侧河崖,即子夏庙室也。

  又南过汾阴县西,河水东际汾阴脽。县故城在脽侧,汉高帝六年,封周昌为侯国。《魏土地记》曰:河东郡北八十里有汾阴城,北去汾水三里,城西北隅曰脽丘,上有后土祠。《封禅书》曰元鼎四年,始立后土祠于汾阴脽丘是也。又有万岁宫,汉宣帝神爵元年幸万岁宫,东济大河,而神鱼舞水矣。昔赵简子沉栾徼于此,曰:吾好声色,而是子致之;吾好士,六年不进一人,是长吾过而黜吾善,君子以为能谴矣。河水又径阳城东。周威烈王之十七年,魏文侯伐秦至郑,还筑汾阴脽阳,即此城也。故有莘邑矣,为太姒之国。《诗》云:在之阳,在渭之涘。又曰:缵女维莘,长子维行。谓此也。城北有瀵水,南去二水各数里,其水东径其城内,东入于河。又于城内侧中,有瀵水东南出城,注于河。城南又有瀵水,东流注于河。水南犹有文母庙,庙前有碑,去城十五里。水,即水也,县取名焉。故应劭曰:在水之阳也。河水又南,瀵水入焉。水出汾阴县南四十里,西去河三里,平地开源,濆泉上涌,大几如轮,深则不测,俗呼之为瀵魁。古人壅其流以为陂水,种稻,东西二百步。南北百余步,与阳瀵水夹河,河中渚上,又有一瀵水,皆潜相通。故吕忱曰:《尔雅》,异出同流为瀵水。其水西南流,历蒲坂西,西流注于河。河水又南径陶城西。舜陶河滨,皇甫士安以为定陶,不在此也。然陶城在蒲坂城北,城,即舜所都也。南去定山不远,或耕或陶,所在则可,何必定陶,方得为陶也?舜之陶也,斯或一焉。孟津有陶河之称,盖从此始之。南对蒲津关。汲冢《竹书纪年》,魏襄王七年,秦王来见于蒲坂关,四月,越王使公师隅来献乘舟,始罔及舟三百,箭五百万,犀角、象齿焉。

  又南过蒲坂县西,《地理志》曰:县,故蒲也。王莽更名蒲城。应劭曰:秦始皇东巡,见有长坂,故加坂也。孟康曰:晋文公以赂秦。秦人还蒲于魏,魏人喜,曰:蒲反矣,故曰蒲反也。薛瓒注《汉书》曰:《秦世家》以垣为蒲反。然则本非蒲也。皇甫谧曰:舜所都也。或言蒲坂,或言平阳及潘者也。今城中有舜庙,魏秦州刺史治。太和迁都罢州,置河东郡,郡多流杂,谓之徙民。民有姓刘名堕者,宿擅工酿,采挹河流,酝成芳酎,悬食同枯枝之年,排于桑落之辰,故酒得其名矣。然香醑之色,清白若滫浆焉,别调氛氲,不与他同,兰薰麝越,自成馨逸,方土之贡,选最佳酌矣。自王公庶友,牵拂相招者,每云:索郎有顾,思同旅语。索郎反语为桑落也,更为籍征之隽句,中书之英谈。郡南有历山,谓之历观。舜所耕处也,有舜井。妫、汭二水出焉,南曰妫水,北曰妫水,西径历山下,上有舜庙。周处《风土记》曰:旧说,舜葬上虞。又《记》云:耕于历山。而始宁、剡二县界上,舜所耕田,于山下多柞树,吴、越之间,名柞为枥,故曰历山。余案周处此志为不近情,传疑则可,证实非矣。安可假木异名,附山殊称,强引大舜,即比宁壤,更为失志记之本体,差实录之常经矣。历山、妫、汭,言是则安,于彼乖矣。《尚书》所谓釐降二女于妫汭也。孔安国曰:居妫水之内。王肃曰:妫汭,虞地名。皇甫谧曰:纳二女于妫水之汭,马季长曰:水所出曰汭。然则汭似非水名,而今见有二水异源同归,浑流西注入于河。河水南径雷首山西,山临大河,北去蒲坂三十里,《尚书》所谓壶口雷首者也。俗亦谓之尧山,山上有故城,世又曰尧城。阚駰曰:蒲坂,尧都。按《地理志》曰:县有尧山、首山祠,雷首山在南。事有似而非,非而似,千载吵邈,非所详耳。又南,涑水注之,水出河北县雷首山。县北与蒲坂分,山有夷齐庙。阚駰《十三州志》曰:山,一名独头山,夷齐所隐也。山南有古冢,陵柏蔚然,攒茂丘阜,俗谓之夷齐墓也。其水西南流,亦曰雷水。《穆天子传》曰:壬戌,天子至于雷首,犬戎胡觞天子于雷首之阿,乃献良马四六,天子使孔牙受之于雷水之于是也。昔赵盾田首山,食祁弥明翳桑之下,即于此也。涑水又西南流,注于河,《春秋左传》谓之涑川者也,俗谓之阳安涧水。

  又南至华阴潼关,渭水从西来注之。

  汲郡《竹书纪年》曰:晋惠公十五年,秦穆公帅师送公子重耳,涉自河曲。《春秋左氏》僖公二十四年,秦伯纳之,及河,子犯以壁授公子曰:臣负羁纵,从君巡于天下,臣之罪多矣,臣犹知之,而况君乎?请由此亡。公子曰:所不与舅氏同心者,有如白水。投璧于此。子推笑曰:天开公子,子犯以为功,吾不忍与同位,遂逃焉。河水历船司空,与渭水会。《汉书。地理志》:旧京兆尹之属县也。左丘明《国语》云:华岳本一山当河,河水过而曲行,河神巨灵,手荡脚踏,开而为两,今掌足之迹,仍存华岩。《开山图》曰:有巨灵胡者,遍得坤元之道,能造山川,出江河,所谓巨灵赑屭,首冠灵山者也。常有好事之士,故升华岳而观厥迹焉。自下庙历列柏南行十一里,东回三里,至中祠,又西南出五里,至南祠,谓之北君祠,诸欲升山者,至此皆祈请焉。从此南入谷七里,又届一祠,谓之石养父母,石龛、木主存焉。又南出一里,至天井,井裁客人,穴空,迂回顿曲而上,可高六丈余。山上又有微涓细水,流入井中,亦不甚沾人。上者皆所由陟,更无别路,欲出井望空,视明如在室窥窗也。出井东南行二里,峻坂斗上斗下,降此坂二里许,又复东上百丈崖,升降皆须扳绳挽葛而行矣。南上四里,路到石壁,缘旁稍进,径百余步。自此西南出六里,又至一祠,名曰胡越寺,神像有童子之容,从祠南历夹岭,广裁三尺余,两箱悬崖数万仞,窥不见底,祀祠有感,则云与之平,然后敢度,犹须骑岭抽身,渐以就进,故世谓斯岭为搦岭矣。度此二里,便届山顶。上方七里,灵泉二所:一名蒲池,西流庄于涧;一名太上泉,东注涧下。上宫神庙近东北隅,其中塞实杂物,事难详载。自上富东北出四百五十步,有屈岭,东南望巨灵手迹,惟见洪崖、赤壁而已。都无山下上观之分均矣。河在关内南流,潼激关山,因谓之潼关。濩水注之,水出松果之山。北流径通谷,世亦谓之通谷水,东北注于河,《述征记》所谓潼谷水者也。或说因水以名地也。河水自潼关东北流,水侧有长坂,谓之黄巷坂。坂傍绝涧,陟此坂以升潼关,所谓溯黄巷以济潼矣。历北出东崤,通谓之函谷关也。邃岸天高,空谷幽深,涧道之峡,车不方轨,号曰天险。故《西京赋》曰:岩险周固,衿带易守,所谓秦得百二,并吞诸侯也。是以王元说隗嚣曰:请以一丸泥,东封函谷关,图王不成,其弊足霸矣。郭缘生《记》曰:汉末之乱,魏武征韩遂、马超,连兵此地。今际河之西,有曹公垒。道东原上,云李典营。义熙十三年,王师曾据此垒。《西征记》曰:沿路逶迆,入函道六里,有旧城,城周百余步,北临大河,南对高山。姚氏置关以守峡,宋武帝入长安,檀道济、王镇恶,或据山为营,或平地结垒,为大小七营,滨带河险,姚氏亦保据山原陵阜之上,尚传故迹矣。关之直北,隔河有层阜,巍然独秀,孤峙河阳,世谓之风陵。戴延之所谓风塠者也。南则河滨姚氏之营,与晋对岸。河水又东北,玉涧水注之,水南出玉溪,北流径皇天原西。《周固记》:开山东首上平博,方可里余,三面壁立,高千许仞,汉世祭天于其上,名之为皇天原。上有汉武帝思子台。又北径闅乡城西。《郡国志》曰:宏农湖县有闅乡。世谓之闅乡水也。魏尚书仆射闅乡侯河东卫伯儒之故邑。其水北流注于河。河水又东径闅乡城北,东与全鸠涧水合,水出南山,北径皇天原东。《述征记》曰:全节,地名也。其西名桃原,古之桃林,周武王克殷休牛之地矣。《西征赋》曰:咸征名于桃原者也。《晋太康地记》曰:桃林在闅乡南谷中。其水又北流注于河。

  又东过河北县南,县与湖县分河。蓼水出襄山蓼谷,西南注于河。河水又东,永乐涧水注之,水北出于薄山,南流径河北县故城西。故魏国也。晋献公灭魏,以封毕万。卜偃曰:魏大名也,万后其昌乎?后乃县之,在河之北,故曰河北县也。今城南、西二面并去大河可二十余里,北去首山十许里,处河山之间,土地迫隘,故《魏风》著《十亩》之诗也,城内有龙泉,南流出城,又南,断而不流。永乐溪水又南入于河。余按《中山经》,即渠猪之水也。太史公《封禅书》称,华山以西名山七,薄山其一焉。薄山,即襄山也。徐广曰:薄坂县有襄山。《山海经》曰:蒲山之首,曰甘枣之山,共水出焉,而西流注于河。东则渠猪之山,渠猪之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河。如准《封禅书》,二水无西南注河之理。今诊蓼水,川流所趣,与共水相扶,永乐溪水导源注于河,又与渠猪势合。蒲山统目总称,亦与襄山不殊。故扬雄《河东赋》曰:河灵矍踢,掌华蹈襄。注云:襄山在潼关北十余里。以是推之,知襄山在蒲坂溪水,即渠猪之水也。河水自河北城南,东径芮城。二城之中,有段干木冢。于木,晋之贤人也,魏文侯过其门,式其庐,所谓德尊万古,芳越来今矣。汲冢《竹书纪年》曰:晋武公元年,尚一军芮人乘京,荀人、董伯皆叛。匪直大荔,故芮也,此亦有焉。《纪年》又云:晋武公七年,芮伯万之母芮姜逐万,万出奔魏。八年,周师、虢师围魏,取芮伯万而东。九年,戎人逆芮伯万于郊。斯城亦或芮伯之故画也。河水右会槃涧水,水出湖县夸父山,北径汉武帝思子宫归来望恩台东,又北流入于河。河水又东径湖县故城北。昔范叔入关,遇穰侯于此矣。湖水出桃林塞之夸父山,广圆三百仞。武王伐纣,天下既定,王巡岳渎,放马华阳,散牛桃林,即此处也。其中多野马,造父于此得骅骝、绿耳、盗骊之乘,以献周穆王,使之驭以见西王母。湖水又北径湖县东,而北流入于河。《魏土地记》曰:宏农湖县有轩辕黄帝登仙处。黄帝采首山之铜,铸鼎于荆山之下,有龙垂胡于鼎,黄帝登龙,从登者七十人,遂升于天。故名其地为鼎胡。荆山在冯翊,首山在蒲坂,与湖县相连。《晋书地道记》、《太康记》并言胡县也。汉武帝改作湖。俗云黄帝自此乘龙上天也。《地理志》曰:京兆湖县有周天子祠二所,故曰胡,不言黄帝升龙也。《山海经》曰:西九十里曰夸父之山,其木多棕、柟,多竹箭,其阳多玉,其阴多铁,其北有林焉,名曰桃林,其中多马,湖水出焉,北流注于河。故《三秦记》曰:桃林塞在长安东四百里,若有军马经过,好行则牧华山,休息林下;恶行则决河漫延,人马不得过矣。河水又东合柏谷水,水出宏农县南石堤山,山下有石堤祠。铭云:魏甘露四年,散骑常侍、征南将军、豫州刺史、领宏农太守、南平公之所经建也。其水北流,径其亭下。晋公子重耳出亡及柏谷,卜适齐、楚,狐偃曰:不如之翟。汉武帝尝微行此亭,见馈亭长妻。故潘岳《西征赋》曰:长征客于柏谷,妻睹貌而献餐。谓此亭也,谷水又北流入于河。河水又东,右合门水,门水,即洛水之枝流者也。洛水自上洛县东北于拒阳城西北,分为二水。枝渠东北出,为门水也。门水又东北历阳华之山,即《山海经》所谓阳华之山,门水出焉者也。又东北历峡,谓之鸿关水。水东有城,即关亭也,水西有堡,谓之鸿关堡,世亦谓之刘、项裂地处,非也。余按上洛有鸿胪围池,是水津渠沿注,故谓斯川为鸿胪涧,鸿关之名,乃起是矣。门水又东北历邑川,二水注之。左水出于阳华之阴,东北流,径盛墙亭西,东北流,与右水合。右水出阳华之阳,东北流,径盛墙亭东,东北与左水合。即《山海经》所谓姑之水出于阳华之阴,东北流注于门水者也。又东北,烛水注之,水有二源,左水南出于衙岭,世谓之石城山,其水东北流,径石城西,东北合右水;右水出石城山,东北径石城东,东北入左水。《地理志》曰:烛水出衙岭下谷。《开山图》曰:衙山在函谷山西南。是水乱流,东注于姑之水。二水悉得通称矣。历涧东北出,谓之开方口。水侧有阜,谓之方伯堆。宋奋武将军鲁方平、建武将军薛安都等,与建威将军柳元景北入,军次方伯堆者也。堆上有城,即方平所筑也。又东北径邑川城南,即汉封窦门之故邑,川受其名,亦曰窦门,城在函谷关南七里。又东北,田渠水注之。水出衙山之白石谷,东北流径故丘亭东,是薛安都军所从城也。其水又径鹿蹄山西,山石之上有鹿蹄,自然成著,非人功所刊。历田渠川,谓之田渠水,西北流注于烛水。烛水又北入门水。水之左右,即函谷山也。门水又北径宏农县故城东。城即故函谷关校尉旧治处也,终军弃繻于此。燕丹、盂尝亦义动鸡鸣于其下,可谓深心有感,志诚难夺矣。昔老子西入关,尹喜望气于此也。故赵至《与嵇茂齐书》曰:李叟入秦,及关而叹。亦言《与嵇叔夜书》及关尹望气之所,异说纷纶,并未知所定矣。汉武帝元鼎四年,徒关于新安县,以故关为弘农县、弘农郡治。王莽更名右队。刘桓公为郡,虎相随渡河,光武问而善之。其水侧城北流而注于河。河水于此,有浢津之名。说者咸云,汉武微行柏谷,遇辱窦门,又感其妻深识之馈,既返玉阶,厚赏赍焉,赐以河津,令其鬻渡。今窦津是也。故潘岳《西征赋》云:酬匹妇其已泰,胡厥夫之谬官,袁豹之徒,并以为然。余案河之南畔,夹侧水濆有津,谓之浢津。河北县有浢水,南入于河,河水故有浢津之名,不从门始,盖事类名同,故作者疑之。《竹书》、《穆天子传》曰:天子自窴軨,乃次于浢水之阳,丁亥,入于南郑。考其沿历所踵,路直斯津,以是推之,知非因门矣,俗或谓之偃乡涧水也。河水又东,左合一水,其水二源疏引,俱导薄山,南流会成一川。其二水之内,世谓之闲原。言虞芮所争之田,所未详矣。又南注于河。河之右,曹水注之,水出南山,北径曹阳亭西。陈涉遣周章入秦,少府章邯斩之于此。魏氏以为好阳。《晋书地道记》曰:亭在弘农县东十三里。其水西北流,入于河。河水又东,菑水注之。水出常烝之山,西北径曲沃城南,又屈径其城西,西北入河。诸注述者,咸言曲沃在北,此非也。魏司徒崔浩以为曲沃地名也。余案《春秋》文公十三年,晋侯使詹嘉守桃林之塞,处此以备秦。时以曲沃之官守之故,曲沃之名,遂为积古之传矣。河水又东得七里涧,涧在陕城西七里,故因名焉。其水自南山通河,亦谓之曹阳坑。是以潘岳《西征赋》曰:行于漫渎之口,憩于曹阳之墟。袁豹、崔浩亦不非其地矣。余按《汉书》,昔献帝东迁,逼以寇难,李傕、郭汜追战于弘农涧,天子遂露次曹阳。杨奉、董承,外与傕和,内引白波、李乐等破傕,乘舆于是得进。复来战,奉等大败,兵相连缀四十余里,方得达陕。以是推之,似非曹阳。然以《山海经》求之,菑、曹字相类,是或有曹阳之名也。河水又东合潐水,水导源常烝之山。俗谓之为于山,盖先后之异名也。山在陕城南八十里。其川二源双导,同注一壑,而西北流注于河。  又东过陕县北,橐水出橐山,西北流。又有崖水出南山北谷,径崖峡,北流与干山之水会。水出于山东谷,两川合注于崖水。又东北注橐水,橐水北流出谷,谓之漫涧矣。与安阳溪水合,水出石崤南,西径安阳城南。汉昭帝封上官桀为侯国。潘岳所谓我徂安阳也。东合漫涧水。水北有逆旅亭,谓之漫口客舍也。又西径陕县故城南,又合一水,谓之渎谷水,南出近溪,北流注橐。橐水又西北径陕城西,西北入于河。河北对茅城。故茅亭,茅戎邑也。《公羊》曰晋败之大阳者也。津亦取名焉。《春秋》文公三年,秦伯伐晋,自茅津济,封崤尸而还是也。东则咸阳涧水注之,水出北虞山南,至陕津注河。河南即陕城也。昔周、召分伯,以此城为东、西之别,东城即虢邑之上阳也,虢仲之所都,为南虢,三虢,此其一焉。其大城中有小城,故焦国也,武王以封神农之后于此。王莽更名黄眉矣。戴延之云:城南倚山原,北临黄河,悬水百余仞,临之者咸悚惕焉。西北带河,水涌起方数十丈,有物居水中,父老云,铜翁仲所没处。又云,石虎载经于此沉没,二物并存,水所以涌,所未详也。或云:翁仲头髻常出,水之涨减,恒与水齐。晋军当至,髻不复出,今惟见水异耳,嗟嗟有声,声闻数里。案秦始皇二十六年,长狄十二见于临洮,长五丈余,以为善祥,铸金人十二以象之,各重二十四万斤,坐之宫门之前,谓之金狄。皆铭其胸云:皇帝二十六年,初兼天下,以为郡县,正法律,同度量,大人来见临洮,身长五丈,足六尺,李斯书也。故卫恒《叙篆》曰:秦之李斯,号为工篆,诸山碑及铜人铭,皆斯书也。汉自阿房徙之未央宫前,俗谓之翁仲矣。地皇二年,王莽梦铜人泣,恶之,念铜人铭有皇帝初兼天下文,使尚方工镌灭所梦铜人膺文。后董卓毁其九为钱。其在者三,魏明帝欲徙之洛阳,重不可胜,至霸水西停之。《汉晋春秋》曰:或言金狄泣,故留之,石虎取置邺宫。苻坚又徙之长安,毁二为钱,其一未至而苻坚乱,百姓推置陕北河中,于是金狄灭。余以为鸿河巨渎,故应不为细梗踬湍;长津硕浪,无宜以微物屯流。斯水之所以涛波者,盖《史记》所云魏文侯二十六年,虢山崩,壅河所致耳。献帝东迁,日夕潜渡,坠坑争舟,舟指可掬,亦是处矣。

  又东过大阳县南,交涧水出吴山,东南流入河,河水又东。路涧水亦出吴山,东径大阳城西,西南流入于河。河水又东径大阳县故城南。《竹书纪年》曰:晋献公十有九年,献公会虞师伐虢,灭下阳;虢公丑奔卫,献公命瑕父吕甥邑于虢都。《地理志》曰:北虢也,有天子庙,王莽更名勤田。应劭《地理风俗记》曰:城在大河之阳也。河水又东,沙涧水注之,水出北虞山,东南径傅岩,历傅说隐室前。俗名之为圣人窟。孔安国《传》,傅说隐于虞、虢之间。即此处也。傅岩东北十余里,即巅軨坂也,《春秋左传》所谓入自巅軨者也。有东、西绝涧,左右幽空穷深,地壑中则筑以成道,指南北之路,谓之为軨桥也。傅说佣隐,止息于此,高宗求梦得之是矣。桥之东北有虞原,原上道东,有虞城。尧妻舜以嫔于虞者也。周武王以封太伯后虞仲于此,是为虞公。《晋太康地记》所谓北虞也。城东有山,世谓之五家冢,冢上有虞公庙。《春秋谷梁传》曰:晋献公将伐虢,荀息曰:君何不以屈产之乘,垂棘之璧,假道于虞。公曰:此晋国之宝也。曰:是取中府置外府也。公从之。及取虢灭虞,乃牵马操璧,璧则犹故,马齿长矣。即宫之奇所谓虞,虢其犹辅车相依,唇亡则齿寒,虢亡,虞亦亡矣。其城北对长坂二十许里,谓之虞坂。戴延之曰:自上及下,七山相重。《战国策》曰:昔骐骥驾盐车上于虞坂,迁延负辕而不能进。此盖其困处也。桥之东北山溪中,有小水西南庄沙涧,乱流径大阳城东。河北郡治也。沙涧水南流注于河。河水又东,左合积石、土柱二溪。并北发大阳之山,南流入于河。是山也,亦通谓之为薄山矣。故《穆天子传》曰:天子自監,己丑,南登于薄山窴軨之隥,乃宿于虞是也。

  又东过砥柱间,砥柱,山名也。昔禹治洪水,山陵当水者凿之,故破山以通河。河水分流,包山而过,山见水中若柱然,故曰砥柱也。三穿既决,水流疏分,指状表目,亦谓之三门矣。山在虢城东北、大阳城东也。《搜神记》称齐景公渡于江、沈之河,鼋衔左骖,没之,众皆惕。古冶子于是拔剑从之,邪行五里,逆行三里,至于砥柱之下,乃鼋也。左手待鼋头,右手挟左骖,燕跃鹄踊而出,仰天大呼,水为逆流三百步,观者皆以为河伯也。亦或作江、沅字者也,若因地而为名,则宜在蜀及长沙。案《春秋》,此二土井景公之所不至,古冶子亦无因而骋其勇矣。刘向叙《晏子春秋》,称古冶子曰:吾尝济于河,鼋衔左骖以入砥柱之流,当是时也,从而杀之,视之乃鼋也。不言江、沅矣。又考史迁记云:景公十二年,公见晋平公;十八年,复见晋昭公。应轩所指,路直斯津。从鼋砥柱事或在兹。又云观者以为河伯,贤于江、沉之证。河伯本非江神,又河可知也。河之右侧,崤水注之。水出河南盘崤山,西北流,水上有梁,俗谓之鸭桥也。历涧东北流,与石崤水合,水出石崤山。山有二陵:南陵,夏后皋之墓也;北陵,文王所避风雨矣。言山径委深,峰阜交荫,故可以避风雨也。秦将袭郑,蹇叔致谏而公辞焉,蹇叔哭子曰:吾见其出,不见其入,晋人御师必于崤矣,余收尔骨焉。孟明果覆秦师于此。崤水又北,左合西水,乱流注于河。河水又东,干崤之水注焉。水南导于干崤之山,其水北流,缠络二道。汉建安中,曹公西讨巴、汉,恶南路之险,故更开北道,自后行旅,率多从之。今山侧附路有石铭云:晋太康三年,宏农太守梁柳修复旧道。太崤以东,西崤以西,明非一崤也。西有二石,又南五十步,临溪有恬漠先生《翼神碑》,盖隐斯山也。其水北流注于河。河水翼岸夹山,巍峰峻举,群山叠秀,重岭干霄。郑玄案《地说》,河水东流,贯砥柱,触阏流,今世所谓砥柱者,盖乃阏流也。砥柱当在西河,未详也。余案,郑玄所说非是,西河当无山以拟之。自砥柱以下,五户已上,其间百二十里,河中竦石桀出,势连襄陆,盖亦禹凿以通河,疑此阏流也。其山虽辟,尚梗湍流,激石云洄,澴波怒溢,合有十九滩,水流迅急,势同三峡,破害舟船,自古所患。汉鸿嘉四年,杨焉言从河上下,患砥柱隘,可镌广之。上乃令焉镌之,裁没水中,不能复去,而令水益湍怒,害甚平日。魏景初二年二月,帝遣都督沙丘部、监运谏议大夫寇慈,帅工五千人,岁常修治,以平河阻。晋泰始三年正月,武帝遣监运大中大夫赵国、都匠中郎将河东乐世,帅众五千余人,修治河滩,事见《五户祠铭》。虽世代加功,水流漰渀,涛波尚屯。及其商舟是次,鲜不踟蹰难济,故有众峡诸滩之言。五户,滩名也,有神祠,通谓之五户将军,亦不知所以也。

  又东过平阴县北,清水从西北来注之。  清水出清廉山之西岭,世亦谓之清营山。其水东南流,出峡,峡左有城,盖古关防也。清水历其南,东流径皋落城北。眼虔曰:赤翟之都也。世谓之倚毫城,盖读声近转,因失实也。《春秋左传》所谓晋侯使太子申生伐东山皋落氏者也。与倚毫川水合,水出北山矿谷,东南流注于清。清水又东径清廉城南,又东南流,右会南溪水,水出南山而东注清水。清水又东合干枣涧水,水出石人岭下,南流,俗谓之扶苏水。又南历奸苗北马头山,亦曰白水原,西南径垣县故城北。《史记》,魏武侯二年城安邑至垣,即是县也。其水西南流,注清水。水色白浊,初会清流,乃有玄素之异也。清水又东南径阳壶城东,即垣县之壶亭丘。晋迁宋五大夫所居也。清水又东南流注于河。河水又东与教水合,水出垣县北教山,南径辅山。山高三十许里,上有泉源,不测其深,山顶周圆五六里,少草木。《山海经》曰:孟门东南有平山,水出于其上,潜于其下。又是王屋之次,疑即平山也。其水南流,历鼓钟上峡,悬洪五丈,飞流注壑,夹岸深高,壁立直上,轻崖秀举,百有余丈,峰次青松,岩悬赬石,于中历落,有翠柏生焉,丹青绮分,望若图绣矣。水广十许步,南流历鼓钟川,分为二涧:一涧西北出,百六十许里,山岫回岨,才通马步。今闻喜县东北谷口,犹有于河里,故沟存焉,今无复有水。一水历冶官西,世人谓之鼓钟城。城之左右,犹有遗铜及铜钱也。城西阜下有大泉,西流注涧,与教水合,伏入石下,南至下峡。《山海经》曰:鼓钟之山,帝台之所以觞百神。即是山也。其水重源又发,南至西马头山东截坡下,又伏流南十余里,复出,又谓之伏流水,南入于河。《山海经》曰:教山,教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河。是水冬于夏流,实惟于河也,今世人犹谓之为干涧矣。河水又与畛水合。水出新安县青要山,今谓之疆山,其水北流入于河。《山海经》曰:青要之山,畛水出焉。即是水也。河水又东,正回之水入焉,水出騩山,疆山东阜也。东流,俗谓之疆川水,与石瓜畴川合。水出西北石涧中,东南流注于疆川水。疆川水又东径疆冶铁官东,东北流注于河。河水又东合庸庸之水,水出河东垣县宜苏山,俗谓之长泉水。《山海经》曰:水多黄贝,伊洛门也。其水北流,分为二水,一水北入河,一水又东北流注于河。河水又东径平阴县北。《地理风俗记》曰:河南平阴县,故晋阴地,阴戎之所居。又曰:在平城之南,故曰平阴也,三老董公说高祖处,陆机所谓皤皤董叟,谟我平阴者也。魏文帝改曰河阴矣。河水又会濝水,水出垣县王屋山西濝溪,夹山东南流,径故城东,即濝关也。汉光武建武二年,遣司空王梁北守濝关、天井关,击赤眉别濝,皆降之。献帝自陕北渡安邑,东出濝关,即是关也。濝水西屈,径关城南,历轵关南,径苗亭西。亭,故周之苗邑也。又东流注于河。《经》书清水,非也。是乃濝水耳。又东至邓。

  洛阳西北四十二里,故邓乡矣。

展开全文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jxx.org.cn/guji/8f4d5f1bc7378dc0cb31612d.html